第九十三章 陈国终灭(1 / 3)

加入书签

伍举问:“陈国的使臣刚走。他告诉我们,你们的国君和太子师偃都是病死的。这说法可跟你说的不同。”

公子胜抹一把眼泪说:“大王在上,伍大夫容听。叫在下把情况详细说一遍。”

原来,陈哀公因为宠爱公子留的母亲,想把太子偃师废掉。于是安排陈国大夫公子过和司徒招去做公子留的师傅,并叮嘱他们说:“你们好好的辅佐公子留,别辜负了我的一番心意。”

司徒招和公子过明白,陈哀公的意思是想废掉太子偃师,立公子留即位。这两人就打起了小算盘。他们想,如果帮助陈哀公实现他的心愿,将来他们的学生公子留做了国君,那么,他们的地位不但会更加稳固,还要上升。于是,司徒招和公子过便开始悄悄寻找支持他们的大臣,准备反对太子。

几个月后,陈哀公病了。他本来已经年老多病,不怎么管朝中之事,如今一病,朝廷的大权都落在了司徒招和公子过的手里。他们眼看陈哀公的病情没有好转,担心太子师偃活着,事情有变。司徒招便对公子过说:“主公病了这么些日子,眼看就不行了。咱们不如趁着他还没死,把偃师杀了,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得多。”

楚灵王正准备向蔡国出兵的时候,陈国的使臣到了。使臣说:“我们的国君病死了,公子留即位,派我来报丧。”

伍举一听就觉得不对劲。因为他了解陈国的情况。

原来,陈哀公有三个儿子,长公子叫做偃师,早就立为太子,老二就是公子留,老三叫做公子胜。公子留和公子胜都是妃子生的。按照春秋时的规矩来说,国君死了,自然是太子即位。怎么会是公子留做了国君呢?

伍举问道:“你们的太子偃师呢?他本应该即位才对啊。”

使臣为难的说:“太子嘛,哦,太子也病死了。所以轮到了公子留。”

公子过说:“我也正担心事情有变。看来,咱们想到一块了。就按你说的办吧。而且要快。”

太子偃师是个孝子,陈哀公生病期间,他每日都去探望,有时候一日还去三次。司徒招和公子过根据这个规律,在宫中埋伏刺客,将偃师杀了。

陈哀公在病床上听到这个消息后,当即气得吐血。他原本只是想废掉偃师的太子位,并没有想杀掉他。不料,司徒招和公子过擅自做主,竟然杀了偃师。陈哀公悲愤交加,十分后悔。但他又没办法,因为此时司徒招和公子过掌握着朝廷大权,陈哀公不敢动他们。这老爷子已到了风烛残年,又重病在身,一时想不通,就上吊自杀了。

楚灵王说:“好吧,你先到使馆歇息。等到明日拿了回执公文再回去。”

这个使臣才走,陈国又有人来了。这回来的是两个人,一个是陈哀公的三儿子,也就是偃师和公子留的兄弟公子胜,另一个是偃师的儿子公孙吴。

公子胜跪在地上哭诉道:“求大王给我们做主。血海怨仇哇。”

楚灵王安慰说:“你别急,慢慢说。”

公子胜说:“我大哥偃师被司徒招和公子过害死了。家父一气之下,上吊自杀了。我带着大哥的儿子公子吴逃出来。想来想去,无处伸冤。只好来求霸主帮我们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