拾贰(1 / 4)

加入书签

“我能让你死得痛快些。”周澄懒得和他打哑谜,随手将一只烙铁放进火盒中。

“不够。”马飞途贪婪地舔了舔嘴唇。

周澄没再说话,他很清楚以楚王的精明,给出的价码正好是马、张二人心中能接受的最好条件——倒不是说再好些的条件没有,只是他们自己也清楚自己的结局,是以再好一点的条件他们自己难以相信,也就是说,周澄确实开不出更好的条件了。

于是周澄拿起烙铁,在马飞途渐渐僵硬的笑容中走到他面前。

“周澄,你他妈疯了?!你要是敢对我用刑,太子和楚王饶不了你!你想要的东西做梦也别想…啊!”马飞途拼命地挣扎着,咒骂的话语戛然而止,变成撕心裂肺的哀嚎。

不管怎么说,事情总还要解决。但在那之前,周澄去找了一个人,向他要了一样东西。

周澄去刑部天牢时,惊讶的发现马飞途和张志平一点拷打没受不说,反倒日子过得还不错,周澄略一思索便明白了事情缘由:刑部管天牢的主事是楚王的人。

他心中微微一凛,以楚王的性子,绝不会任由他为羽王开脱罪名,毕竟这件事的主要干涉人是太子和他周澄,羽王一死,他大可以把锅甩给这两个人——太子打击报复,周澄办事不利,至于他本人,尚在千里之外的封地,有得是办法推脱,甚至时间只要算得好,说不定赶回来时还能恰好看到羽王斩首的画面。

周澄有些头疼,示意狱卒先把马飞途提出来,扔进刑讯室里单独问话。

“呦,这不是周澄大人吗?几天就升到尚书了,在下佩服啊。”看到周澄走进门来,百无聊赖的马飞途调笑道。

空气中渐渐弥漫出焦奥的味道,周澄皱了下眉,拿开了烙铁。

“马将军过奖了,周某也不过奉命办事而己。”周澄说着,挥手示意狱卒全部退下,走到刑讯室的墙边端详着那一堆奇形怪状的工具。

“不知周大人奉的是谁的命?”马飞途沉默了一下,他自然知道自己难逃一死,无论是否供出弱势的羽王他的境遇都不会有太太变化——凌迟,夷九族。区别只在于没有人愿意受那千刀万剐之刑,因此不管是他还是张志平都需要进行选择以求刀数少一些,最好只一刀斩首,也就是二人最期望的。

周澄很清楚,在他来之前都察院,或者说太子党的人已经来见过他们并给出了承诺——承诺了什么不重要,只要他们能拿出指认羽王的供词,那时再判处他们凌迟也一样。这两个丘八还是太天真了,羽王谋反的证据就是他们的护身符,只要不明确表态,三法司的人就有得吵,他们才能多活两天。但这并不是周澄想要的,陛下的意思很清楚,羽王不能出事,但周澄也明白另一个难点:在这般情况下楚王回京只是时间问题,一旦拖得久了楚王回京与太子联手……

“你在这儿过得挺不错啊。”周澄没回答他的问题,只是似乎别有所指地道。

“有人请我帮他一个忙,举手之劳,但我还是跟他提了点条件。”马飞途不蠢,他这话意思很明显,太子和楚王的条件我很满意,那你周澄又能给我什么?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